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栏目简介:游资猛攻,可转债市场太火爆!十多只个券盘中熔断,单日最高涨六成,收割更加彪悍!  来源:上海证券报  孙忠  “妖券”炒作手法越发娴熟,也更具有杀伤力!  与3月份类似,可转债市场今日再度出现熔断潮,十余只转债纷纷触发盘中临时停牌,复牌后成交异动,换手率普遍超越十倍,甚至百倍,市场成交额急速放大至700亿元水平。  在市场异常火爆的背后,投资者需要警惕更加异常的炒作逻辑。此番领涨的蓝盾转债不惧利空,三日最高涨幅达到150%,远远甩开同期的正股表现。同时,“妖券”作为今年新兴的炒作品种正在成为资金的“收割利器”,今日领涨品种几乎清一色收出长上影线,沪市跟风炒作品种更是直接在尾盘三分钟“闷杀”了跟风资金。  一旦可转债成为高度投机的标的,丧失了下可保本、上可获得股价上涨收益的“可攻可守”属性,波动风险将远超正股。  罕见熔断潮!蓝盾转债成交突破126亿元  可转债集体触发熔断的现象重现江湖!  周二,在游资疯狂炒作下,个别“妖券”出现上百倍的换手率,市场成交达到710亿元,逼近历史峰值,而上次800亿元成交额的历史峰值便是发生在“妖券”遭到集体炒作的3月份。  所谓“妖券”是指被游资控盘的、毫无基本面和估值支撑的迷你可转债,其规模往往不足1亿元,且有高换手率、离奇的高价格、不可理解的高转股溢价率的“三高”特征!  3月份,以横河转债等品种为代表的可转债在大盘走弱之际掀起了一波“妖券”炒作风潮。一时间,可转债市场成交迅速放大,一度逼近沪市成交额。  此后在监管政策打压下归于沉寂,但“三高妖券”现象并未消失。  10月20日,转债市场再度上演“三月风暴”。今日开盘后,盛路、横河、蓝盾等多只转债旋即触发盘中熔断,此后共有十余只转债先后触发熔断。其中,盛路转债率先触发盘中20%的熔断红线,此后触及30%盘中熔断。在停牌半小时后,再度大涨,涨幅最高至60%,极大调动了市场气氛。  交易所密集发布盘中临停公告  从换手率角度看,蓝盾转债和盛路转债超过100倍,且共计有16只个券换手率超过10倍。其中,蓝盾转债共计成交126亿元,模塑转债成交43亿元,盛路转债成交16亿元,领跑市场。可转债市场总成交额也达到710亿元。  这是继3月份后又一个天量成交。今日沪市总成交为2278亿元。  尤其是,此轮炒作的领涨品种蓝盾转债在公告发布不利信息的情形下,蓝盾转债不足三日涨幅一度超过150%。这显示游资炒作手法更加娴熟。  本周,蓝盾股份在披露了控股股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公告后,非但没有出现价格回撤,反而借助题材开启了炒作之旅。  今日部分遭到热炒的“妖券”  血色熔断!跟风资金遭遇“闷杀”  不过,随着大盘震荡上行,游资逐步撤出了“妖券”炒作,跟风抢筹资金面临巨亏风险。  “在市场关注市场集体异动之时,资金已经开始出货!”一位转债研究者向记者表示,今天的市场异动完全是3月份行情的重演。  在上午11时后,盛路转债开始震荡走低,横河、广电等跟随走弱,趋势再无逆转。  截至收盘,盛路转债收报336元,距离最高价格415元,跌幅近20%;横河转债收报468元,距离当日最高点回撤逾20%。  广电和凯龙转债等也加速回撤,日涨幅皆不足10%。从触发20%盘中临时停牌,到收盘都有不小的回撤。  “长上影线”成为为今天的标志性走势。  从炒作路径看,整个早盘基本上以“妖券”为主,而下午交易,沪市熔断个券杀伤力更强。  一位可转债私募人士表示,沪市熔断标准为:首次较前收盘价涨超20%,将被实施一次临时停牌,时长为30分钟;若之后又涨超30%,则会被实施第二次临时停牌,盘末最后三分钟才恢复交易。首次停牌时间达到或超过14:55的,当日14:55复牌。  “而最后三分钟一切皆有可能。委托价都无法预知,很容易委托出现废单!”该私募人士表示。  从沪市熔断情况看,仅有广电、百合、艾华转债触发熔断。  但杀伤力毫不弱于“妖券”。  百合转债属于公司确认不进行提前赎回的品种,艾华转债也并不符合“妖券”的定义,不过在跟风游资炒作下,这些个券皆触发熔断。  市场人士判断,两者均是游资单边狂拉转债的炒作态势。在触发熔断后,两只转债均在14点57分复牌。没有正股支持,仅靠游资炒作,显然无法支撑转债高价。  当日尾盘,百合和艾华转债纷纷直线跳水,跟风资金惨遭闷杀。  从日线上看更是惨不忍睹。  “妖券”炒作未来更加凶险  广州嗣盈总经理张晓东认为,与3月份炒作类似的是,游资利用“妖券”的流通市值过低(往往低于1亿元)的特点进行控盘式拉升,引发其他市场资金追逐。  上述私募转债人士表示,目前“妖券”炒作很明显的一个特征是,继续远离价值,保持“三高”特征。更为恐怖的是,“妖券”的绝对价格在逐级走高,这意味着回撤空间会异常巨大。  此前,深交所对于“妖券”进行了风险提示。在火热的可转债交易中,个人投资者成交额占比超过九成,其中七成为中小散户,羊群效应明显。相反,基金、企业年金等专业机构投资者多逢高大量减持。另外,交易参与者大都为短线投资者,近八成为当日买入、当日卖出的“T+0”回转交易。部分可转债交易中存在个别投资者利用资金优势,实施盘中拉抬打压、虚假申报等异常交易行为,恶意影响市场价格。  市场人士提醒,一旦可转债品种成为高度投机的标的,丧失了下可保本、上可获得股价上涨收益的“可攻可守”属性,波动风险将远超正股。
当前位置:首页 > >
推荐内容